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生態文明

青藏高原區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
《西藏藏族人口城鎮化及其就業取向和特點研究》課題組

發布日期: 2015-07-14    作者: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0

青藏高原包括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肅、新疆6省(區)27個地區179個縣,地理位置特殊,自然資源豐富,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加強青藏高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對于維護國家生態安全,促進邊疆穩定和民族團結,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一、青藏高原“五大功能區”的提出

國土空間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一定尺度的國土空間都具有多種功能,但其中必有一種是主體功能。實施主體功能區戰略,就是要根據不同區域的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現有開發強度和發展潛力,統籌謀劃人口分布、經濟布局、國土利用和城市化格局,確定其主體功能,并據此明確開發方向,控制開發強度,形成人口、經濟、資源環境相協調的國土空間開發格局。

2011年3月30日,溫家寶總理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討論通過了《青藏高原區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規劃(2011—2030年)》,國務院首次提出青藏高原“五大功能區”的劃分思路,以推進重點地區生態環境保護,期望有效遏制青藏高原日益嚴峻的生態狀況。根據這一規劃,國家將根據不同地區的地理特征、自然條件和資源環境承載力,將青藏高原劃分為生態安全保育區、城鎮環境安全維護區、農牧業環境安全保障區、資源區和預留區等其他地區,并制定實施相應的管理措施。這一思路比2009年2月18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的《西藏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規劃(2008~2030)》又前進了一步,規劃當時確定將西藏分為3個生態安全屏障區和10個亞區。

《規劃》提出,青藏高原區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目標分為三個階段:近期(2011~2015年)的主要目標是著力解決重點地區生態退化和環境污染問題,使生態環境進一步改善,部分地區環境質量明顯好轉;中期(2016~2020年)的主要目標是已有治理成果得到鞏固,生態治理范圍穩步擴大,環境污染防治力度進一步加大,使生態安全屏障建設取得明顯成效,經濟社會和生態環境協調發展格局基本形成,區域生態環境總體改善,達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環境要求;遠期(2021~2030年)目標是自然生態系統趨于良性循環,城鄉環境清潔優美,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二、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的獨特作用

青藏高原是我國生態系統類型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其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在我國乃至世界占有重要的地位,高原環境變化對全球變化具有敏感響應和強烈影響,高原的現代環境與地表過程相互作用,引起包括冰凍圈和水資源及生態系統等一系列變化,對高原本身及周邊地區的人類生存環境和經濟社會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一)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的服務功能

生態系統是指一個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機體,由生產者(綠色植物和其他自養生物)、消費者(異養生物)、分解者、無機環境等部分組成,其間不斷地進行著物質循環、能量流動和信息傳遞活動。生態系統對經濟社會發展的約束作用,主要在于源源不斷地向經濟社會系統輸入有用的物質和能量,接受和轉化來自經濟社會系統的廢棄物以及直接為人類社會提供服務。

生態系統服務功能是指人類從生態系統中獲得的效益,包括生態系統對人類產生直接影響的供給功能、調節功能、支持功能和文化功能。陸地生態系統是地球生命支持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物質基礎。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的主要服務功能可歸納為兩個方面:生態系統環境服務功能,包括水源涵養、土壤保持、生物多樣性保護、防風固沙等功能;經濟服務功能,即生態系統滿足人類生產生活需要的服務功能。青藏高原這一具有全球意義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陸地自然生態系統,蘊藏著巨大的功能與價值,每年可創造近萬億元的服務價值,在人類生存與發展中起著至關重要且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1)不可替代性。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形成了舉世無雙的自然地理單元,分布和發育了高原特有的生態系統類型,其中包括森林生態系統、灌叢草甸生態系統、草原生態系統、荒漠生態系統、高山墊狀植被生態系統、沼澤濕地生態系統等,具有涵養水分、保護生物多樣性、水土保持、防風固沙、調節氣候等特殊而重要的生態功能。

(2)物種多樣性。青藏高原在隆起過程中周邊地區物種開始分化并向高原遷入了新的種屬,特殊的地理、氣候和生境條件孕育了種類繁多的生物物種,構成了高原生態系統內復雜而多樣的生物系統。據統計,高原擁有高等植物13000余種,陸棲脊椎動物1100多種。這些適應高寒低溫、強輻射環境的特有動植物物種是人類生存不可缺少的基因資源,不僅具有巨大的生態服務價值,還具有很高的生物學、遺傳學、美學價值以及豐富的經濟價值與科研價值。

(3)不可逆轉性。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是在漫長的地質運動和氣候演變過程中形成的,生態系統結構和功能比較簡單,物質循環和能量轉換過程緩慢,抗干擾能力和自我平衡能力極差,表現出明顯的不穩定性,人類活動的侵擾超過生態系統自動調節、修復功能,就會出現功能性紊亂、退化或逆向演替,降低或喪失應有的功能價值,而其多方面的影響往往是潛在的甚至是不可逆轉的。

(4)效應擴散性。青藏高原作為地球上位勢最高的巨大生態系統整體所具有的超越高原本身區域的擴散效應,客觀上強化了它作為亞洲主要河流的“江河源”和“生態源”的功能價值。空間上,其生態效應必然通過大氣環境和江河水氣循環沿懸殊地勢由西向東擴散到其他相關區域;時間上,其功能效應對人類社會的價值不僅僅表現在“代內”利益的影響上,更突出地表現于長遠和“代際”利益的影響上。高原生態系統的良性循環意味著人類生命支持系統的穩定性,反之則意味著損害力的擴延性直接威脅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基礎。

(二)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的服務價值

青藏高原豐富多樣的生態系統類型不僅生產了大量的產品即人類所需的物質和能量,而且提供了巨大的生態服務功能。如高原森林、草地、湖泊、荒漠、沼澤濕地等生態系統在大氣成分、氣候調節、水源涵養、土壤保持、廢物處理、生物多樣性、食物生產等方面為人類和自然提供“生態服務”。謝高地等對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服務價值的評估表明: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每年的服務價值為9363.9億元,占目前全國生態系統每年服務價值的17.68%,占全球生態系統服務價值的0.61%。在高原生態系統每年提供的服務價值中,土壤形成與保護價值占19.3%,水源涵養價值占 16.6%,生物多樣性維持價值占16%。此外,氣體調節價值占10.6%,氣候調節價值占10.8%,廢物處理價值占 16.8%,食物、原材料生產和娛樂文化價值占 2.4%、4.1% 和3.6%。

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的生態服務價值遠遠高于生態產品的直接使用價值,128萬平方公里的天然草地是青藏高原上面積最大的生態系統,對發展畜牧業、保護生物多樣性起重大的作用;同時作為高寒生態系統的主體,在涵養水源、保持水土和維護生態平衡方面的功能尤為顯著。根據計算,草地生態系統每年提供的生態服務價值達4521.5 億元,對高原生態系統總服務價值的貢獻率高達48.3%。高原生態系統產品的經濟價值與生態服務功能價值的比值為1:70。顯然,高原生態系統的最大價值在于它巨大的生態服務功能和非經濟價值,其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對人類生存的價值遠遠超過其作為資源要素或生產資料參與經濟開發的價值,因而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價值取向十分明確。

三、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特征

青藏高原由于海拔高,空氣稀薄、氣溫低、太陽輻射強、風大,冰川、凍土廣布,形成了以高原寒漠、草甸、草原為主的環境特征,其整個生態系統和各子系統,均具有結構簡單、生產力水平低、穩定性差、修復能力弱、易受外界因素干擾等特征。因此,從支持人類生存、資源利用、經濟發展等方面,都應深入地認識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特征。

(一)氣候的暖干化趨勢明顯

對青藏高原近代氣溫、降水的時空變化特征和趨勢研究表明,氣候呈現暖干化趨勢,除東緣氣溫下降外,高原氣溫普遍呈上升趨勢,氣溫傾斜率0.10℃~0.30℃/10年,尤其是進入20世紀90年代氣溫升幅最為明顯。同一時期,高原平均降水量減少,降水傾斜率為10毫米~40毫米/10年,尤其是夏秋季節,降水大幅度減少,比多年平均值偏小5%~14%。隨著氣候增溫減濕,蒸發量增大,徑流量減少,土壤變干,加劇了沙漠化的產生。因而,暖干化是造成青藏高原生態環境惡化的重要原因。

(二)資源環境的協調性差

青藏高原礦產、陽光、水力、草地、野生動植物等資源豐富,但受生態環境的脆弱性制約,資源優勢遠遠沒有發揮出來。青藏高原的農畜產品、林產品等生態性資源均以生態環境為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但大規模開發此類資源卻造成了土地濫墾、草原超載,直接危及資源本身的賦存。另一方面,青藏高原礦產資源豐富,然而其地表的脆弱性導致礦產資源開發不斷加劇水土流失、草原破壞、土地沙化等。青藏高原資源與環境的不協調性,使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受到極大制約。

(三)有效環境容量小

青藏高原地域遼闊、人口稀少,從絕對意義上看,人類的生存環境容量大,但因其自然環境嚴酷、土地的生產力和承載力很低,使環境的有效容量很小。此外,在高寒的氣候條件下,青藏高原主體的地理過程以物理過程占絕對優勢,加之氣候暖干化的趨勢,化學過程微弱,環境的自凈能力很弱,也使有效環境容量減小。因此,青藏高原地區主要人口聚居的城鎮幾乎都面臨著環境惡化的嚴峻局面。

四、青藏高原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可持續發展是指既滿足現代人的需求又不損害后代人滿足需求的發展。換句話說,就是指經濟、社會、資源和環境保護協調發展,它們是一個密不可分的系統,既要達到發展經濟的目的,又要保護好人類賴以生存的大氣、淡水、海洋、土地和森林等自然資源和環境,使子孫后代能夠永續發展和安居樂業。可持續發展能力可以用生態足跡與人類發展指數(HDI)兩個指標衡量。

(一)生態足跡核算

生態足跡指的是用來提供人類使用的可再生資源的生物生產性土地和漁業用地面積,并且包括建設用地和吸收人類活動產生的二氧化碳用地。這一測度評價的是人類對生態系統供給可再生資源(包括食物、木材、纖維、生物質燃料)與吸收二氧化碳廢棄物這兩大類生態服務的需求程度。

生態足跡值越高,表示當地對資源的需求和消耗越高;生態足跡值越低,表示當地的資源使用效率較高或受外界影響較小而對本地生物質資源保護較好。從圖 1可見,我國的生態足跡具有明顯的空間分布不均衡性。區域總生態足跡較小的省份有新疆、甘肅、天津、海南、寧夏、青海和西藏,合計將近占全國生態足跡的6%。其中,西藏、青海和寧夏是中國人口規模最小的三個省份,其區域生態足跡合計僅占全國的1%。

圖1.全國各省份生態足跡占全國的比重(2008)

資料來源:《中國生態足跡報告》(2010)。

(二)生態赤字、生態超載與生態盈余

生物承載力是指測量具有生物生產力的、能夠提供可再生資源和吸收二氧化碳的陸地和漁業用地面積的總和。結合生物承載力的核算,能辨識一個國家、區域或者全球是否生活在其生態系統可承受的范圍內。若一定地區生物承載力和生態足跡之間的差額小于零,稱為生態赤字,表明該區域人口的生態足跡超過本地生物承載力,全球范圍內的生態赤字稱為生態超載;若該差額大于零,稱為生態盈余,表明該區域可利用的生物承載力大于人口的生態足跡。由于我國近些年工業快速發展,城鎮快速發育,多數省份的生態承載力不能承擔其生態足跡而呈現生態赤字的狀況。從圖 2可以看出青海、西藏、內蒙古、新疆是全國僅有的4個生態盈余的省份,其中西藏是生態盈余最大的省份。

圖2.全國各省份人均生態足跡與生物承載力對比(2008)

資料來源:《中國生態足跡報告》(2010)。

(三)人類發展指數

人類發展指數(HDI)作為一個全面綜合的度量,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創立了以“預期壽命、教育水準和生活質量”三項基礎變量組成的綜合指標。當人類發展指數達到0.8~0.899時,意味著進入高人類發展階段;如果大于0.9,就意味著進入了非常高的人類發展狀態。相應地,人類發展指數的下限(0.8)被認為是最優發展模式的閾值。青海、西藏兩省(區)的人類發展指數相對落后。2008年青海、西藏的人類發展指數低于全國水平,僅位于27位、31位;人均GDP 位次也相對落后,分別排22位、28位;從“人均GDP位次減去HDI 位次”排名中可以看出,在健康、教育等方面,青海、西藏也落后于全國多數省份。

(四)用“生態足跡”和“人類發展指數”衡量可持續發展

目前全球人均生物承載力是1.8全球公頃,因此為達到可持續發展,人均生態足跡不能超過它。如果一個國家(地區)人類發展指數達到0.8~0.899之間,就意外著進入高人類發展階段。同時達到了這兩個條件,就滿足了可持續發展的要求。青藏高原因人類發展指數未達到高人類發展階段而未能滿足可持續發展的要求。

五、青藏高原生態環境保護與建設的途徑

由于青藏高原生態環境脆弱,全球氣候變暖趨勢已經對高原自然生態系統產生了一系列負面影響。就西藏來說,有關研究表明,1961~2007年,西藏地區年平均氣溫每10年以0.32℃的速率上升,明顯高于全國和全球的增溫率。受全球氣候變暖的影響,青藏高原草地退化趨勢較明顯,草地生態系統防風固沙和水源涵養等服務功能減弱。土地沙化,水土流失,以崩塌、滑坡泥石流為主的地質災害和以鼠、蟲、毒草為主的生物災害日趨加劇。根據國家“十二五”規劃,未來五年,國家將加強重點生態功能區保護和管理,增強涵養水源、保持水土、防風固沙能力,保護生物多樣性,構建包括青藏高原在內的“兩屏三帶”生態安全戰略格局。

(一)加強生態保護與建設

建設離不開保護,保護是建設的基礎,必須對現有森林、草地、野生動植物、水資源等進行有效保護,防止退化和新的破壞。《規劃》提出以三江源、祁連山等10個重點生態功能區為重點,強化草地、濕地、森林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推動沙化地盤和水土流失治理,加強地盤整治和地質災害防治,提高自然保護區管護程度。保護生態最有效的辦法是建立各種自然保護區,嚴格限制經濟開發等人為活動的影響,恢復自然生態系統,以保障自然生態系統的良性循環和生物資源的可持續利用。

(二)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建立循環型社會

既要發展經濟,又要保護生態環境,循環經濟是唯一的現實選擇,并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提供新的動力。傳統的“開發資源—拋棄資源”是物質和能量的單向流動模式,隨著資源的不斷減少, 廢棄物也相應增加,從而給生態系統造成巨大的壓力。循環經濟倡導的是經濟活動按照自然生態再生資源不斷循環利用的經濟發展模式,要求物質和能源反復循環流動,遵循“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原則,使整個經濟系統以及生產和消費過程基本上不產生或只產生很少廢棄物,對于青藏高原資源豐富、生態環境脆弱地區,探索發展循環經濟,是實施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戰略的必然選擇和重要保證。

(三)改變能源結構,加大污染防治的投入和力度

生態經濟建設要求改變能源結構,從碳基能源向氫基能源轉變。化石燃料的燃燒導致地球溫室效應、煙霧、赤潮、酸雨等,而以太陽能、生物能、風能、地熱等新能源和再生清潔能源,為青藏高原地區的生態經濟發展找到了更為堅實的后盾。另外,青藏高原生態建設投資不足是制約生態經濟建設的瓶頸。青藏高原的環境保護需要很大的投入,生態經濟建設對于基礎設施的需求、對調整產業結構的需求、對生態經濟技術的研發和推廣需求等,都是不易量化的投入需求,沒有充足的資金作保證,青藏高原生態經濟建設只能是一紙空談。

(四)發展環境友好型產業,實現產業結構和生態系統的對接

生態農業是發展現代農業的方向,是以生態理論為基礎,以現代技術為手段,運用經濟和行政手段甚至是法律手段來保障食物安全,促進經濟和環境協調發展。二是發展生態工業,盡量用少的能源和資源得到較高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從而大大提高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從單純注重工業經濟增長轉向注重工業生態經濟和社會的全面發展。三是大力發展第三產業,將旅游、藏醫、藏藥業等環境友好型產業確立為支柱產業。旅游業是公認的資源節約、環境友好型產業,青藏高原擁有豐富的旅游資源,隨著開放與發展步伐的加快,旅游業的發展前景巨大。藏醫、藏藥業具有附加值,科技含量高、資源節約和環境污染小,這一產業的開發必將帶動了區域經濟的增長。把科學發展觀貫穿于藏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全過程,實現產業結構和生態系統的有效對接,才能提高發展質量,增強發展后勁。

參考文獻:

[1]洛桑·靈智多杰.青藏高原環境與發展概論[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8.

[2]謝高地等.青藏高原生態資產的價值評估[J].自然資源學報,2003(2).

[3]魯春霞等.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的價值評估[J].生態學報,2004(12).

[4]卓瑪措.青藏高原生態環境及其保護與建設[J].中學地理教學參考,2001(6).

[5]王小丹.西藏高原生態功能區劃研究[J].地理科學,2009(5).

[6]歐陽志云,王如松.生態系統服務功能與可持續發展[M].北京:中國環境科學出版社,1999.

[7]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處與中國人民大學.中國人類發展報告[R].北京:中國出版集團公司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9.

[8]李琳,謝高地,曹淑艷等.中國生態足跡報告(2010)[R].世界自然基金會和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聯合發布,2010.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网吧利润分析100台 江西时时招商 手机炸金花怎么才能赢 彩票助赢 上海t6国际设计师人员 欢乐生肖最精准人工计划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注册彩金送38的棋牌游戏 澳门澳博博彩公司官网 下载牛牛游戏 澳澳门永利娱乐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 248彩票网 即时比分手机 星空斗地主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