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動態 >> 理論動態

民主改革開啟西藏民主政治新紀元

發布日期: 2019-03-26    作者:袁靜樂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0

西藏民主改革以來的60年,是西藏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60年,是西藏人民走向繁榮富強的60年,更是值得紀念的60年。民主改革后的西藏,百萬農奴翻身當家作主,開啟了西藏歷史上最偉大的篇章。實踐證明,民主改革之后在西藏確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真正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的制度,是完全符合西藏歷史現實情況的制度,是切實實現各民族平等的制度,并為世界其他國家解決好各自的民族問題提供了一條創新之路。

民主改革是西藏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建立的基礎

西藏民主改革從1959年3月開始,前后持續了兩年。在這兩年時間里,西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在民主改革之前,西藏還處于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統治之下。根據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簽訂的《十七條協議》,西藏現有制度維持不變,達賴的地位也保持不變,保障宗教信仰自由,表現出中國共產黨對西藏歷史現實的充分尊重。按照《十七條協議》,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于1956年成立,加快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建立的腳步,其中達賴喇嘛和班禪分別任主任委員和第一副主任委員。但是,中央的寬容和忍耐沒有阻擋西藏反動勢力于1959年發動武裝叛亂,中央迅速平叛,達賴叛逃,西藏地方政府亦被解散,西藏人民在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領導下迅速進行了民主改革。

民主改革廢除了封建農奴制度,掃清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建立的障礙。廢除封建農奴制后,一方面,生產資料所有制發生巨大變革;另一方面,藏族人民獲得人身自由。這兩個方面成就使西藏社會創造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西藏經濟在民主改革前已經停滯了近300年,在封建農奴制下,生產資料嚴重分布不均,人口數量超過總人數95%的農奴基本上不占有生產資料,而人口數量不到總人數5%的三大領主占有絕大部分生產資料,并且掌握著95%人口的人身權利,導致人們的生產積極性非常低。在封建農奴制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不可想象的,是無法實現人民民主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根據農區、牧區和寺廟的不同特點分別針對性地進行了“三反雙減”“三反兩利”“三反三算”等改革,三個方面的民主改革基本上同步進行,事實上鏟除了西藏社會將人分為三六九等的基礎,搬掉了西藏人民頭上的烏拉差役、高利貸剝削等數座“大山”。在整個過程中,百萬農奴是中國共產黨依靠的主要力量,他們通過自身的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獲得了平等的人身權利和政治權利,并取得生產資料,成為具有平等政治權利的現代公民。所以說,民主改革的一個巨大成就就是基本實現了西藏社會內部的平等,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建立清除了障礙。

民主改革確立的政教分離原則是其另一重大成果。民主改革取消了政教合一制度,是促進藏傳佛教世俗化、順應世界潮流的重要舉措,也可以說是一次關乎整個西藏的價值觀的改革,為西藏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奠定了政治基礎。同時,實行政教分離也是為了徹底廢除封建農奴制。西藏民主改革前的政教合一制度的主要特點是僧人主政,以維持宗教利益為最終目的。在政教合一體制之下的西藏社會是一個專制的社會,統治階級只能是僧侶貴族,廣大農奴深受壓迫。在這種情況下,政治發展違背了其本來的規律,而廣大農奴也無法實現真正的宗教自由。政教分離是現代化國家普遍接受的政治原則,只有國家政權獨立于宗教才能保證各宗教處于平等地位,宗教回歸個人信仰領域,民眾免受宗教迫害,是對宗教信仰自由的真正落實。實行政教分離是建設現代化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的必由之路,政教分離是歷史發展的必然,只有這樣,西藏人民才能充分享受到《憲法》賦予的各種權利,尤其是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基本政治權利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

西藏民主改革后建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具有鮮明特色

中國共產黨在對西藏客觀條件的深刻認識下,領導西藏各族人民建立起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由于歷史、地理、宗教、民族等各方面原因,有別于世界其他地區,更具鮮明特色。最典型表現在這一制度不同于前蘇聯式的在民族自決基礎上的聯邦式的制度。民族自決在人類社會歷史上起到過積極作用,鼓舞著被壓迫民族爭取自己的權益,但是隨著殖民體系的解體,民族自決被濫用,成為民族分離主義的旗號,各國重新審視民族自決理論,不再認為每個民族都有權力獨立建國。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超越了在民族自決的基礎上的聯邦制式的制度,避免了在國內出現各民族之間地位不平等所引發的民族分裂。周恩來同志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說,中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區別于民族自決基礎上的聯邦制,主要在于我們用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而非加盟共和國之類的形式來確保民族合作和民族平等,不僅僅是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平等,還包括各少數民族之間的平等。民族之間不平等問題成為后來前蘇聯解體的原因之一,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及其施行,避免了前蘇聯民族政策的錯誤。民族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的設置增加了各民族的凝聚力,增強了各民族的向心力,維護了中國的穩定發展。

西藏民主改革60年來民主政治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民主改革后確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充分保障了西藏人民的民主政治權利,真正實現了人民當家作主。民主改革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確立,其實施核心就是依法尊重和保障西藏自治機關充分行使各項自治權。實踐證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完全適合西藏的歷史與現實,是中國共產黨創造性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民族理論解決我國的民族問題的光輝范例,西藏的民主政治不斷發展和完善,在充分保障人民民主權利方面取得了可喜可賀的成就。

首先,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確立使西藏的基層民主獲得了繁榮發展。全區所有村(居)建立了村民代表會議制度,實行村務公開制度,保證了民眾的知情權、參與權、決策權和監督權。目前,各村(居)還按照相關規定確立了村規民約,更好地實現了村民的自我管理。

其次,民主選舉使西藏人民真正行使當家作主的權利。在民主改革取消政教合一制度時,西藏黨工委就著手建立各級政權組織,1961年,西藏實行了普選,西藏人民行使了從未有過的當家作主的權利,選舉產生各級人民政權。1965年9月,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召開,西藏自治區政府成立,自治機關也被選舉產生,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正式全面實行,西藏人民自主管理本地區和本民族事務。通過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行使選舉出人大代表,組成自治機關。在各級自治機關中,藏族領導干部占絕大多數,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西藏人民也通過民主選舉選舉出本民族的全國人大代表,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民主選舉使每一個符合條件的西藏各族人民擁有了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讓西藏各族人民真正實現當家作主。

最后,民主政治協商在西藏獲得長足發展,保障西藏人民的民主權利。人民政協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是中國人民實行協商民主的重要機構。政協西藏自治區委員會在1959年12月20日成立,在西藏確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從西藏各族各界中選舉代表履行政治協商、參政議政等職能,為建設更加美好的西藏而努力。

西藏民主改革雖然只過去了60年,但是西藏人民的民主權利卻取得了歷史性的成就,超越了民主改革前數百年。西藏的民主改革使西藏進入到現代文明社會,在此基礎上建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使各族人民獲得了平等的政治權利,使西藏的民主政治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昨日種種,已成歷史。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引領之下,西藏將會創造出更加光明燦爛的明天。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重庆时时彩2期全天计划 极速赛车是什么东西 久丰国际招商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玩彩老司机大乐透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赢钱捕鱼 德胜娱乐靠谱吗 带二八杠的棋牌游戏 全国前三配资 ag下大注改牌路结果一样吗 鼎龙娱乐场 欢乐二人雀神麻将下载 600万彩票网安卓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