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經濟社會

農牧區市場化進程中利益沖突的博弈分析

發布日期: 2015-05-24    作者:曾健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8

——以藏區L鄉的貨運市場個案為例

稿源:農牧區市場化進程中利益沖突的博弈分析.[J].經濟研究導刊,2014年第11期

內容摘要:藏區農牧區市場化進程中,易產生利益沖突,影響農牧區的社會穩定。本文以藏區一鄉的貨運市場個案為例,借助博弈理論,簡要闡釋鄉村貨運市場因利益沖突影響社會穩定的機理,并提出相關建議。

關鍵詞:市場化;利益沖突;博弈分析;建議

藏區作為欠發達的民族地區,社會發育程度低,廣大農牧區自然經濟特征明顯,農牧區在發展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受傳統的村民自治和經濟體制共同作用,市場秩序不規范,經濟主體利益界限不清晰,易產生利益沖突,影響農牧區的社會穩定。本文以藏區一鄉的貨運市場個案為例,借助博弈理論,簡要闡釋鄉村貨運市場因利益沖突影響社會穩定的機理,并提出相關建議。

一、基本情況

1、自然地理較為封閉,開放能力差

 L鄉地理位置偏僻,交通閉塞,距縣城72公里,路況較好情況下,驅車至縣城需要兩個小時左右的行程。該鄉下轄7個村委會,23個自然村,屬于半農半牧區,農牧民過著定居生活,自然經濟占主導地位,缺乏實體企業,當地農牧民基本不外出務工,少數勞動力參與本地工程務工,農牧產品商品化率低,除出售蟲草和部分松茸、獐子菌外,大部分其他農牧產品自給自足。

2、社會發育程度低,傳統體制束縛較深 

L鄉早已實行村民自治的制度,但是相對封閉的世居強化了農牧民的宗族意識和觀念,人們在生活中的各種來往和聯系宗族特征明顯,“威信”個體在鄉村集體行為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人們之間的關系建立在特定的“身份”基礎上,農牧民不具備實質性的主體意識及“獨立人格”。

在L鄉政府主導投資,路、橋、溫室大棚等各種基建、農牧業項目均由政府全額撥款修建,為農牧民配送太陽能供電系統、廣播電視設備等生活資料和其他生產資料,經濟運行模式以計劃經濟為主,農牧民對政府依賴程度高,政府決策時“計劃”思維突出。

3、產業結構單一,現金收入波動大 

L鄉產業結構以農牧業為主,含有部分工程項目帶動的運輸業,其他產業或發展緩慢或出于空白狀態,產業結構較為單一。種植業和畜牧業科技含量低,良種推廣慢,種植業田間管理少,畜牧業間隙性游牧為主,均屬粗放經營。現金收入主要來源于蟲草采集售賣,但是,受氣候影響,每年蟲草的產量變動大,導致農牧民現金收入波動大。

4、貧困面大,人均生活水平低、文化素質差

L鄉為國定貧困鄉,N年總人口2648人,人均收入2800元,近60%人口屬于貧困人口,接近70%人口教育程度在小學以下,大學教育程度的人口寥寥無幾,農牧民的生活質量較差,文化素質整體水平較低。

5、運輸協會的形成背景

一是新農村建設促使鄉村剩余勞動力轉向運輸。隨著新農村建設的推進,L鄉的項目建設逐漸增多,特別是N-4年實施安居工程以來,貨運供給與需求之間存在較大缺口,從事運輸收入相對較高,本地農牧民參與鄉村運輸的積極性高漲,為鄉村剩余勞動力轉向運輸提供了契機。二是優惠貸款促使從事鄉村運輸的人員增多,壯大鄉村運輸市場。L鄉相對貧困,購買卡車需要大筆資金,農牧民自身積累有限,難以單獨完成對卡車購買的支付,大部分愿意從事運輸的農牧民被排斥在運輸市場之外。但是,在實施優惠農牧民貸款的條件下,農牧民貸款購買卡車,使從事運輸的農牧民增多,滿足了本地突發性增長的貨運的需求,壯大鄉村貨運市場。三是政府主導成立運輸協會,導致區域運輸市場分割。為了避免貨運中產生窩工、裝車偷工以及重復商議運輸價格等問題,L鄉政府主導成立運輸協會,并單方與運輸協會確定可預見的運輸價格。隨著發展,在貨運市場中出現本地運輸與外鄉運輸相競爭現象,競爭必然使本地從事運輸的農牧民收入減少。為了進一步實現好農牧民增收,鄉鎮府規定:凡在本鄉境內投資建設者,必須租用本鄉車輛運輸貨物,不得擅自調用外來車輛。由此,L鄉的貨運市場形成區域市場分割,運輸協會成為了本地運輸市場的賣方壟斷,11個運輸協會會員以合謀的方式輪流運輸。

二、貨運市場的利益主體

一般情況下,貨運市場屬于可競爭領域,其利益主體包括買方和賣方。但是,L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緩慢,市場秩序不健全,且政府存在多元的社會目標,從而使貨運市場的利益主體出現3方,即工程隊、鄉政府和運輸協會。

1、工程隊

自運輸協會成立以來,多家工程隊分別參與該鄉的工程項目建設,因而工程隊對貨運的需求不存在買方壟斷的現象。但是,為了獲取最大的利潤,工程隊有尋找最低運價的動機。

2、運輸協會

運輸協會在貨運市場中的地位并不是因天生的特質導致的壟斷,而是在行政權的干預下形成的行政壟斷。運輸協會獲得運輸市場的壟斷地位后,為了獲得最大壟斷利益,其必然存在提高運價的沖動。同時,L鄉的運輸協會是一個相對穩固的利益體,面對同一運輸市場,會員們會采取相對統一的市場行為。L鄉相對封閉,協會會員之間進行重復博弈,意味著會員即使在某一個階段受到損失也不要緊,他們會更看重長期利益,會員會珍惜自己的“愿意合作”的聲譽而不至于為了短期利益采取不合作的態度。

3、鄉政府

由于藏區的特殊性,L鄉將維護社會穩定作為首要的任務,并將促進農牧民增收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一方面,L鄉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盡力避免因經濟利益糾紛導致的不穩定;另一方面,政府促進本地經濟社會的發展。因而,L鄉貨運市場中鄉政府不可避免成為利益相關的主體。

三、利益主體之間的博弈

政府投資具有一定的周期性,L鄉的貨運市場主要因政府項目投資而興起,其貨運市場的容量政府周期性明顯,可以將貨運市場劃分為萎縮階段和繁榮階段,進而分析其利益主體間的博弈。

(一)貨運市場的相對萎縮階段

由于政府項目投資相對少,貨運市場需求量大幅度減少,該期間貨運車輛閑置率較高,基本上處于閑置狀態,貨運價格相對穩定,貨運市場秩序也處于相對穩定的階段。一方面,附近的其他鄉與L鄉的情況類似,貨運市場業形成了區域市場分割,本鄉項目建設大幅度減少時,本鄉的貨車并不能到其他鄉去拉貨。同時,受特有財富觀的影響,運輸協會會員在普遍虧損的情況下,并不考慮車輛的折舊,而是將擁有車輛看成財富和地位的象征,不選擇退出貨運市場,選擇繼續持有貨車。另一方面,按照市場規律,在貨運供給不變而貨運需求減少的情況下,貨運價格必然下降,但是,運輸協會并沒有出現分化,運輸協會會員看中的是長期利益,沒有單方降低運輸協議價格的沖動,貨運價格保持不變,市場秩序也相對穩定。

(二)貨運市場繁榮階段

政府項目投資增多,貨運市場需求量大幅度增加,但是,運輸協會為了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與工程隊和鄉政府之間產生了利益沖突,破壞了區域社會的和諧穩定。

1、運輸協會與工程隊的博弈

政府在L鄉項目投資增多,其貨運需求相應增多,作為貨運供給的壟斷方——運輸協會為了獲取最大利益,必然有提高運輸價格的動機。運輸協會主要利用運輸協議的不完備性,尋找借口,將運輸協議沒有規定的運輸路段作為提價的突破口,試圖通過個別路段貨運提價帶動整體貨運價格上漲。工程隊明顯感覺貨運價格的不公,出于自身的利益,不同意運輸協會單方面提價,而后雙方進入對峙階段,雙方的交易因價格的不一致而中斷。工程隊主動尋求與其他地方的人員進行貨運交易以降低運輸成本。但是,在缺乏法治鄉村治理和行政調解執行力弱的條件下,正當工程隊試圖打破區域貨運市場的壟斷的過程中,運輸協會以協議以禁止其他地方車輛從事本鄉貨運為由阻擾工程隊的正常生產。雙方在摩擦中,不可避免出現極端行為,例如:恐嚇、肢體沖突等,破壞社會的和諧穩定。

2、運輸協會與鄉政府的博弈

運輸協會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利益體,發生市場秩序糾紛后,鄉政府被動介入本次市場秩序糾紛,試圖打破區域貨運市場壟斷。運輸協會為了抓住增收機遇,通過上訪、沿途停車阻礙交通等方式,表達自身的利益,導致事態擴大。然而,維護和實現社會穩定是區域的首要任務。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L鄉鎮府與運輸協會妥協,并且再次與運輸協會、工程隊商定新的較高貨運價格。

四、結論與建議

藏區基層政府保護主義是歷史階段性的產物,地方保護主義所采取的措施是一把“雙刃劍”,但目前看來其是弊大于利,要突破市場化進程中的地方保護主義,減少因經濟利益沖突導致的社會不穩定因素。

(一)轉變農牧區經濟增長方式,減少基層政府干預

目前西藏農牧業自然經濟特征明顯,農牧業的發展模式仍然是投資拉動型,農牧業增長依附財政投入度高,農牧民收入主要來自于傳統的種養殖業。在保持財政支農力度的前提下,改善西藏農牧區的公共服務,并通過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整合農牧區特色優勢資源,提升農牧區的市場化程度,增強農牧業自力更生的能力,拓寬農牧民增收的渠道,轉變西藏農牧區經濟增長的方式。

在推進農牧區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的同時,基層政府的執政思維要從傳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正確處理扶持與市場干預的關系,減少不必要的市場干預。

(二)深化農牧區改革開放,破除區域市場壟斷

通過農牧區經濟、民主政治體制改革的協調推進,進一步擴大農牧民的政治權利、社會活動空間,進一步增強農牧民的主體意識,并最終通過市場的作用,沖破農牧民建立在特定“身份”基礎上的社會關系,在競爭中培育出農牧民的“獨立人格”,使農牧民真正成為具有“獨立人格”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微觀主體,實現由“社會農牧民”向“市場農牧民”的轉變。

農牧區的開放和農牧民流動性的增加使得村莊不再是封閉的,部分農牧民可以有更好的外部機會,獲得更多的資源和更高的收入。此時,農牧民間面臨的是一個一次性博弈,對于一次性博弈而言,只有合作是占優策略時,農牧民才會采取合作的行動,農牧民間的合作越來越困難。農牧區存在區域市場壟斷的合謀將變得不可能,從而使市場回歸競爭狀態,促進農牧區資源的優化配置。

(三)加強基層鎮府的建設,提升基層政府的公信力

一方面,強化基層鎮府自身建設。基層政府在向市場放權、向社會放權,減少對微觀事務干預的同時,應該改善和加強宏觀管理,嚴格依法監督,細化崗位職能,提高基層政府管理的科學化水平,確保基層工作人員權責明晰,做到事事有人問、有人管。

另一方面,在處理糾紛的過程中構建鄉政府的公信力。農牧區在處理糾紛時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以行政調解為主的正式糾紛解決方式;二是借助當地有名望、有影響的民間權威人士或深得村民信賴和擁護的宗教人士進行調解的非正式糾紛解決方式;三是當事人之間直接解決糾紛的非正式糾紛解決方式,包括合法的“和解”或“妥協”和非法的私力救濟(針對對方當事人的一種以牙還牙的報復做法,經常導致肢體沖突)。以調解為主的非正式糾紛解決方式缺乏必要的規范性和程序限制,并且自身缺乏有效地監督,糾紛的解決容易受到血緣關系、裙帶關系等的負面影響,從而使解決的結果顯得較難預測和不確定,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非正式糾紛解決方式的公正性。調解以后糾紛有反復發生的情況。基層政府在解決糾紛的時,要堅持調解多元性的基礎上,強化行政調解的執行力,提升行政調解在農牧民心中的公信力,使行政調解獲得農牧民的認可,避免糾紛當事人選擇非法的私力救濟,減少社會不穩定的因素。

參考文獻:

1、李虹:藏區民間糾紛解決方式的困境與出路的博弈分析·[J]·青海民族研究,2010(3),P62-66頁

2、曾健:西藏經濟增長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J]·西藏發展論壇,2011(3),P52-57

3、張維迎:博弈論與信息經濟學·[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P213-217

作者單位:西藏自治區委黨校馬列教研部

(網絡編輯:旦增朗達)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广东11选5任5计划 pc蛋蛋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姚记娱乐棋牌 麻将规则 时时彩计划app软件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10分钟赚10万 21点技巧16点要牌 cc彩票平台是正规平台吗 二人斗地主棋牌平台 谁知道浩博的网站 斗地主手机版 mg线上娱乐检测 口袋棋牌下载安装 中信福彩app 麻将赢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