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經濟社會

拉薩市城市社區的類型與特點

發布日期: 2014-05-01    作者:陳麗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1125

對拉薩市城市社區進行分類并歸結其特點,是我們進行拉薩市城市社區建設研究的起點。

社區研究中最基本、最主要的分類方法,是以經濟結構、人口密度和人口聚集規模的多元標準,把社區分為城市社區、城鎮社區和農村社區。按照字面意思,“城”是指在一定地域上用來抵御敵人入侵而圍起來的墻垣,古人講“筑城以衛君,造郭以守民”。“城”是當時的軍事設施和統治中心。“市”是古代商品流通的中心。為此,城市社區是指大多數人從事工商業及其他非農業勞動的社區,它是人類居住的基本形式之一,是一定區域內由特定生活方式并且具有成員歸屬感的人群所組成的相對獨立的社會共同體。“從總體上看,城市作為一種比村莊社區規模大、社會結構復雜的社區,有著村莊社區所沒有的兩大功能——聚焦和綜合。聚焦功能使各種不同的事物——各種職業的人、各種思想觀念、各種物質文化成就匯集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內,從而為這些事物的相互促進、相互配合提供了條件;綜合功能則使這些不同的人、活動、物質要素構成一個系統,從而使這些要素的功能得到改善和擴大,產生出這些要素單獨存在時所不具備的整體效應。”

由于城市社區的起源和性質比較復雜,中外學者從不同的角度考察和研究城市社區,提出了不同的分類標準。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礎上,結合實際,采用兩種劃分標準,對拉薩市城市社區進行分類。

1,從形成年代、居民特征等方面,將拉薩市城市社區劃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1)“老城區”社區。這類社區以拉薩市舊街和老街區為主,主要圍繞寺廟聚集而成,形成時間較長,具有較為傳統的生活氛圍和生產組織特點,社區居民住宅與商業用地混雜,社區內的居民職業構成也較為復雜,居民之間形成了復雜的社會紐帶,鄰里人際關系良好、互動較強,社區建筑形式和空間結構極具有民族特色和傳統特色。這類社區主要集中在八廓街、小昭寺周圍。

(2)“村改居”社區。“村改居”社區是一種較為特殊的城市社區,居民多數由失地農民構成,其收入主要來源于房租和打工。小部分社區擁有集體經濟,年底分紅給居民。社區中基礎設施較差,房屋多數自建,缺乏規劃,有的連消防車都通過不了。居民之間的同質性較強,人際交往較頻繁,依然保留了某種鄉村生活的氛圍和痕跡,具有較為獨特的文化形態。

(3)“混合型”社區。拉薩市城市社區大部分屬于此類社區。這類社區中既包括大量的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又包括為數眾多的商品房和廉租房小區。其中單位型小區多數以單位為載體,人口呈高度同質性,活動具有內向性,個人生活角色與工作角色重合,居民大多通過工作單位住房的分配獲得住房。商品房小區形成于改革開放以后,大部分是在90年代以后建成,是以房地產公司為開發主體投資興建的。其中高價格商品房小區多數位于區位環境優越、土地地價較高的城市地段,內部環境設施條件及管理條件都比較完善,居民也以中高收入群體為主。如太陽島社區、仙足島社區、西郊現代化社區。中低價格商品房小區則遍布城市各個區域。居民一般是社會上的工薪階層,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隨著社會發展,這類小區將在數量上大大增加。廉租房小區是按照拉薩市“十一五”規劃,為切實解決城市低收入居民的住房困難問題而興建起來的。內部硬件設施齊備,如水、電、路、燈等,而像用于娛樂、休閑、健身的設施較少,居民多是低收入群體,具有明顯的同質性。

(4)農村社區。拉薩市具有典型的城鄉并存特征,除上述社區類型外,還存在如娘熱鄉、奪底鄉、納金鄉、蔡公堂鄉等農村社區。這類社區大多位于城市郊區的輻射地帶,城鄉二元結構明顯,原構成居民具有較強的同質性。近些年來,社區在基礎設施、社會保障等方面得到極大改善,但農民市民化進程緩慢,他們既享受不到城市居民的待遇,又失去了享受農村優惠政策的權力。同時,由于原居民不斷搬遷,人戶分離現象日趨嚴重,現有居民職業構成復雜且不穩定,人口大量增多且流動頻繁,不僅服務設施較為匱乏,管理也呈現“缺位”,是當前城市犯罪率較高、最容易藏匿罪犯的地方。此外,在這類社區中,居民內部因收入差距出現的分化也日趨明顯和嚴重。

  2,從地理位置、空間分布等方面,將拉薩市城市社區劃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1)城鎮社區。拉薩市的城鎮社區主要是指大多數人從事工商業及其他非農業勞動的社區,內在地包括了“老城區”社區、“混合型”社區和“村改居”社區。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迅速發展,外來人口不斷增多以及拉薩市“東延西擴南跨、一城兩岸三區”戰略規劃的實施,拉薩市城鎮社區的區域在不斷擴展,5年里拉薩市城區建成面積擴展了8平方公里多,人口增加20多萬,達到近45萬,城鎮化率從37%增加至53·1%。從社區管理現狀和發展趨勢看,如何實現從傳統管理向現代服務與管理并重的轉變,是在社區建設中需要予以高度關注的一個問題。

(2)寺廟社區。拉薩作為西藏自治區的首府城市,不僅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而且也是藏傳佛教信徒的圣地。據調查統計,西藏和平解放前,拉薩地區共有寺廟408座,至2011年底有286座,其中以格魯派寺廟最多,有153座,噶舉派寺廟42座,寧瑪派寺廟19座,薩迦派寺廟11座,另有1座苯教寺廟和2座伊斯蘭教寺廟,其余為各教派混合寺廟。拉薩市的寺廟數量占全區寺廟的14%,僧尼總數占全區的18%,拉薩286座宗教活動場所(城關區有58座),廣泛地分布于拉薩市所轄的七縣一區。

將寺廟社區獨立于城鎮社區與農村社區之外,是拉薩市城市社區分類的特點之一。本文所指的寺廟社區,是將寺廟視為社區,事實上,許多寺廟也具備了社區的基本要素,如人口、空間、文化等等,因此,將其視為社區是合理的。其主要特點包括:分布廣泛、遍布城鄉;局部密集、大部疏散;管理主體多元化;僧尼來源廣泛性、僧尼思想多元性、僧尼訴求多樣性“三性”并存;管理環境日趨復雜,是分裂分子進行滲透的重要基地。

近些年,尤其是自2011年9月26日,西藏自治區黨委下發《關于加強和創新寺廟管理的決定》以后,寺廟社區管理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一是寺廟“六建”實現全覆蓋。建機構,在20人以上的寺廟建立管委會,20人以下的寺廟派駐特派員,增設寺廟派出所(警務室)和駐寺民警;建黨組織,在各個寺廟管理機構中建立黨組織;建班子,寺廟管理委員會班子由黨員領導干部擔任,選擇一定數量的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的愛國愛教僧尼擔任副主任或委員;建隊伍,選派政治立場堅定、理論政策水平較高、熟悉宗教工作、有2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后備干部到寺廟管理委員會工作;建職能,建立健全寺廟管理委員會和特派員工作制度,明確管理、服務、教育三項職能;建機制,明確地(市)、縣(市、區)、鄉(鎮、街道辦事處)、村(居委會)四級寺廟管理主體。二是深入開展“六個一”活動。寺廟管理委員會和特派員在“六建”基礎上廣泛開展“六個一”活動,做到每個駐寺干部與一至幾個僧尼交成朋友;每個駐寺干部都要經常對自己所聯系的僧尼進行家訪,深入了解僧尼家庭的實際情況;為每個僧尼建立一套檔案,詳細記錄其個人信息和家庭狀況;每半年為每個僧尼家庭至少解決一至幾個實際困難和問題;通過電話、通信等方式,建立起一條駐寺干部與僧尼家庭聯系的穩定渠道;形成一套寺廟管委會、駐寺干部、僧尼、家庭協調聯動構建和諧寺廟的好機制。三是扎實推進“9+5”工程。在全區寺廟實施“九有”工程(有領袖像、有國旗、有路、有水、有電、有廣播電視、有通訊、有報紙、有文化書屋)的基礎上,拉薩市結合全市寺廟實際,進一步增加了惠及廣大僧尼的五項內容,即:修建一個食堂、一個澡堂、一個垃圾池、一棟溫室、培養培訓一名衛生員,把“九有”創新為寺廟“9+5”工程,大力提高寺廟公共服務水平。目前,全市寺廟率先在全區實現了有國旗、領袖像、報紙、電影、文化書屋和廣播電視全覆蓋。水、電、路和寺管會業務用房建設項目正有序推進;“9+5”工程中的4個硬項目建設進度達80.4%。并為9座寺廟配備了價值120萬元的健身器材。“9+5”活動的及時有效開展,極大地改善了寺廟的基礎設施條件和公共服務水平。四是全面落實“一個覆蓋”。把寺廟在編僧尼全部納入社會保障體系,進一步完善社會救助體系,與各族群眾的社會保障統一規劃、統籌考慮、同步實施。目前,全市98.7%的持證僧尼參加了社會養老保險,100%的持證僧尼參加了社會基本醫療保險,按照“五保” 和“應保盡保”的要求,將各寺廟符合條件的持證僧尼全部列入最低生活保障對象。全市在編持證僧尼均享受了政府安排的免費體檢并建立了僧尼健康電子檔案。五是切實搞好“一個創建”。為激勵廣大僧尼的愛國熱情,創建和諧模范寺廟,維護寺廟和諧穩定,拉薩市大力開展了和諧模范寺廟暨愛國守法先進僧尼創建評選活動。2011年榮獲縣級和諧模范寺廟47座、愛國守法先進僧尼1846人;榮獲市級和諧模范寺廟16座、愛國守法先進僧尼2341人;榮獲自治區級和諧模范寺廟12座、愛國守法先進僧尼1975人,共兌現獎金963.1萬元。2012年上半年表彰縣級和諧模范寺廟46座、愛國守法先進僧尼1668人;市級和諧模范寺廟15座、愛國守法先進僧尼802人,先進寺管會3個,優秀駐寺干部47名。

(3)農村社區。如前所述,此不贅言。

 

拉薩市城市社區的主要特點是:人口集中,密度大,社會結構復雜,社會流動大,經濟活動復雜,社會生活設施比較完備,精神文化生活比較豐富。

1,人口特點。拉薩市城市社區的人口特點包括:人口集中;人口密度大;以單一民族為主、多民族為輔;流動性強;社會成員的異質性強。城市化發展勢必帶來人口集中,這在拉薩市城市發展中已經并勢必表現的越來越明顯,人口高度集中,人口密度大,決定了城市社區生活的復雜性,也對社區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與人口集中相對應的是城市人口的高流動性。拉薩市城市社區人口的流動主要表現在:城市與鄉村之間的流動、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流動、區內與區外的流動。這種流動還呈現出高度的單向性,即:鄉村向城市流動、小城市向大城市流動、區外向區內流動。人口流動,一方面為社會發展帶來動力與活力,但另一方面對整個社會維護穩定和公共服務提出了更大的挑戰。目前,對社區流動人口的管理已經成為拉薩市城市社區管理的重要內容。同時,隨著城市人口的不斷聚居和流動性的增強,導致了城市社區成員尤其是聚集大量流動人口的社區成員的來源、經歷、素質、觀念和生活方式等具有明顯的異質性,居民對社區的認同度低,居民彼此之間的認同度也很低,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決定了城市社區建設和城市社區整合任務的復雜性。此外,在流動人口較多的社區,城市內在的拉力與“同鄉”關系共同發揮作用,致使同鄉聚集的特點也表現的較為明顯。  

除具有上述特點外,拉薩市是西南地區邊疆少數民族聚居的中心城市,在城市社區中76.71%的居民為藏族,其余23.29為漢族、回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在實證研究中,課題組發現,拉薩市民族分布在城市社區中體現出一定的規律性:一是因宗教聚集。在歷史上,藏族主要聚集在藏傳佛教寺廟周圍,如大昭寺、小昭寺以及哲蚌寺、色拉寺周圍是藏族人口的高度聚集區。漢族大部分居住在單位社區,拉薩市西郊及遠離宗教場所的區域。回族主要分布在清真寺周圍,如老城區清真寺、西郊清真寺等。二是因商業聚集。藏族主要分布在沖賽康、八廓街周圍,漢族主要分布在德吉路、青年路周圍,其他民族人口混雜其中。三是因歷史聚集。藏族主要居住在老城區里,漢族主要居住在西邊的開發區里,回族則大量居住在北郊。四是因工作聚集。這主要體現在大量的流動人口與打工者大多選擇租金低、離工作地點較近的社區。

在實證研究中,課題組發現,上述的規律性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仍舊存在,但在人口分布的特點上,已經表現出越來越多的混居與雜居的趨勢,而且,這一趨勢還會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表現的日益明顯。

表四 拉薩市暫住人口增長圖(1995年——2011年)

 

年份

暫住人口數

1995年

12萬余

2000年

16萬余

2006年

21萬余

2008年

40萬余

2011年6月

44萬余

(數據由相關資料整理得出)

 

表五  拉薩市人口增長表(2000——2010年)

 

年份人口

常住人口

城鎮人口

從業人員

職工

 

2000年

40.37萬

14.13萬

21.6萬

7.96萬

 

2005年

44.93萬

17.47萬

21.14萬

24.1萬

 

2009年

51.53萬

24.78萬

33.05萬

34.4萬

 

2010年

55.94萬

33.05萬

8.48萬

8.66萬

 

(數據由相關資料整理得出)

2,社會關系特點。拉薩市城市社區成員之間的交往空間大、范圍廣,交往形式多樣化。人們建立在血緣與鄰里關系之上的交往逐漸減弱,建立在業緣關系和共同利益、共同興趣愛好之上的交往逐漸開始占有重要地位。拉薩市城市社區居民人際交往減少是社會關系中一個突出的特點。傳統的平地居住格局被樓房取代,這種居住格局的變化取代帶來人際交往減少;大量存在的人戶分離現象帶來人際交往減少;老城區的老居民多半到條件更好的社區購置商品房帶來人際交往減少;學習與工作壓力使社區成員必須在業余時間不斷充實自己,也導致人際交往的時間減少。所以,在城市社區中,雖然表面上看每一個人所能接觸到的人數遠遠多于農村社區,但事實上人與人之間多以事務為中心進行互動,情感交流遠遠低于農村社區。同時,在社會交往中,人們大都重理性而輕感情,循規章而輕面子,信契約而不信慣例,信書面協議而不信口頭承諾,也就是重法理、輕感情,情感色彩比較淡薄,臨時性的、表面性的、短暫性的交往方式比較普遍。

3,生活方式特點。在拉薩市城市社區里,一方面,不同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以及態度意見等等常常同時并存,具有明顯的多樣性特點。由于城市人口異質性強,信息傳播快,各種服務設施比較齊全,因而,城市社區成員的生活有較大的選擇余地,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能力和時間等安排自己的生活,促進自我與個性的發展。在城市中可以比較容易地看到各種非主流文化的存在。另一方面,由于歷史、宗教、民族等原因,生活方式又體現出一定程度上的趨同性。比如,藏族居民由于大部分信仰藏傳佛教,其生活方式基本上選擇轉經、喝甜茶;回族居民中大部分表現出拼命賺錢的意愿與行為,同時,“男主外,女主內”的特征也體現的十分明顯;漢族由于受內地文化尤其是四川文化的影響,大部分人在空閑時間泡茶館、打麻將。同時,課題組也發現,現代化、信息化、網絡化對年輕人和中老年人的影響程度各不相同,相比中老年人較多的社會交往,年輕人更喜歡獨自或與朋友一起呆在家里和網吧里消磨時間。

4,社區組織特點。社區組織是指以某一社區為范圍建立起來的,有目的、有計劃地滿足居民一定需要的各類組織,不同的社區組織通過各種關系互相聯結成為一個完整的社區組織有機系統。拉薩市城市社區中的社區組織一般包括行政組織、各類不同的行業組織以及居民自發組建的興趣組織。與內地城市社區內組織規模大、數量多、內部結構復雜、組織形式多樣化相比較,拉薩市城市社區組織規模小、數量少、內部結構單一,組織形式單調,呈現出發展的初期性。正式組織多非正式組織少;政治組織多,經濟組織、社會組織、文化組織少。由于西藏存在的特殊矛盾制約,不僅對各種社區組織嚴格審批、嚴格管理,而且很多組織還不允許成立,這也造成政府對社區所有事務大包大攬,但效果并不盡如人意。

5,社會問題特點。隨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全方位的轉變和社會結構的深入變革,社會各個領域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出現了一系列新的社會問題,這些社會問題都沉淀、聚集到了社區,有一些共同性的問題,如對“社會人”的管理、對流動人口的管理、對老人的贍養、對子女的撫養、居民消費需求向多元化和享樂型的轉變等等,問題較多,也非常復雜,它既是拉薩市城市各種社會問題的集中反映,同時發展迅速、表現尖銳,社會影響強烈,需要引起足夠重視。正如恩格斯指出的:“社會機體的病患,在農村中是慢性的,而在大城市中就變成急性的了。”此外,在不同社區,社會問題的難點和重點也有所不同。如在寺廟周圍社區管理的難點和重點在于對重點人員的監控與管理;在新建條件較好的社區其難點在于對居民提供各種便利服務;在老社區則表現為加強和改善基礎設施等等。拉薩市城市社區社會問題的多元化與復雜性,決定了解決城市社區問題的難度比較大,解決的方法和手段也比較復雜。

6,社會文化特點。宗教從本質上看是一種文化現象。拉薩市城市社區與內地城市社區比較最大的不同,就是宗教(寺廟)對社區居民,尤其是周圍社區居民的影響廣泛、深刻并且長久。一方面,拉薩市寺廟周圍的社區經過多年發展,多數成為宗教組織最嚴密和最具影響的地方。平時,這些社區居民(僧尼)參與各種宗教活動就十分積極。到關鍵時刻,在這些社區就會首先出現分裂苗頭并向整個社會蔓延。如1987年9月拉薩騷亂、2006年三大寺僧人聚眾鬧事、2008年拉薩“3.14”事件,都概莫能外。另一方面,寺廟周圍的社區人口密度大,閑散人員多,在這些敏感地方一旦出現分裂苗頭,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極易因從眾心理和失去理性參與其中,導致事態擴大與嚴重。因此,怎樣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怎樣加強法制教育、怎樣加強愛國主義教育、怎樣爭取更多的民心,依舊是我們需要一一解答的重要問題。

(網絡編輯:旦增朗達)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天天棋牌 百人炸金花规则 澳客竞彩 彩票中心 官网斗牛牛棋牌下载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 凯天娱乐下载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98彩票会员登入口 无网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凯撒娱乐手机app下载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环球国际娱乐真人 自由抢庄牛牛玩法介绍 彩经网时时彩万能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