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行政管理

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探析

發布日期: 2015-05-25    作者:扎西多布杰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23

摘要:深化行政體制改革是十八大報告的著重強調的重要內容之一。報告提出:“建設職能科學、結構優化、廉潔高效、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的目標。十八大以后,行政體制改革將成為整個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地方政府通過減政放權,優化政府職能結構,探索公共治理新模式是提高行政效率,降低行政成本,建設人民滿意服務型政府的重要內容和關鍵環節。

本文通過對西藏縣級政府在改革創新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阻力的分析,提出了適當增加縣級政府行政編制;改善基層公職人員工資福利待遇;優化政府職能結構,向縣、鄉政府放權;在社會建設中推進社會管理,探索政府有效運行常態化工作新機制等建議。

關鍵詞:縣級政府  改革創新  服務型政府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要始終把改革創新精神貫徹到治國理政各個環節”[1],并對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作出了部署。其中強調:“創新行政管理方式,提高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2]

通過對西藏自治區縣級政府在改革創新方面的進展和動態進行跟蹤考察發現,縣級主要領導求穩怕風險、忙于應付維穩工作而無暇顧及政府改革創新的主流。只有少數縣在本級政府轄區和可控范圍內的進行了一些探索。例如,拉孜縣以“群眾得實惠、管理出成效、基層有活力”為衡量標準,從下放事權入手,逐步建立“重心下移、條塊聯動”的管理體制,完善“兩級政府、三級管理”,形成條塊“聯手、聯合、聯動” [3]管理格局為目標的政府改革。可以說該縣在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方面邁出了探索性的步伐。在創新類型和內容上,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都集中在風險相對較小的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領域。個別縣(區)也涉及人事制度領域。如,拉薩市城關區于2012年9月面向西藏自治區黨政機關事企事業單位公開招錄工作人員,在西藏縣級政府人事任用方面首次實現了政府主導的跨縣域人才流動。

總體而言,西藏縣級政府在改革創新的廣度、力度和深度上,遠不能適應目前社會轉型和建設服務型政府的總體要求。與廣大公眾希望政府提供更加優質、高效、便利和均等化公共服務的訴求也有一定的差距。究其原因,既有原有體制頂層設計不科學、外部政治環境復雜、經濟社會發展程度低、縣級主要領導干部調整頻繁以及自然生態環境惡劣等多方面的客觀原因,也有主要領導求穩怕亂、怕受上級主管部門干預等主觀方面的原因。

一、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提高公共服務能力的困難分析

(一)公務員總數與所承擔的工作量不相適應

西藏縣級人員編制根據人口、面積和所處區位特點,各地區各縣之間存在一些差別。一般而言,在縣屬委、辦、局機關干部總數一般保持在200至400不等,除了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公檢法等較大單位以外,多數單位平均保持在3至4人之間,除休假、學習、掛職、請假等人員,正常在崗的平均不足3人。縣級機關人員緊張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正常業務開展和為公眾提供應有的公共服務數量、質量和效率。這種現象在窗口部門尤為突出。例如,有些縣公安局戶籍、身份證管理科室,因經辦民警被臨時抽調下鄉、開會或其他原因,群眾常常不能及時得到所需要的相關服務。目前在西藏農牧區公共交通普遍欠缺、落后,農牧民群眾到幾十、上百公里以外的縣城來辦事,成本高、耗時多。如果遇到像2011年以后萬名干部集中下鄉駐村等大型活動時這種機關人手緊張問題更加突出。以日喀則地區西部某縣為例,該縣所轄17個鄉鎮(2個鎮、15個鄉),185個行政村,44座寺廟。截止2012年8月前,全縣核定行政編制總數為405人,實有人員413人,超編8人;核定政法專項編制95名,實有人員94人,缺員1人;核定事業編制286名,實有人員209人,缺員77人;核定寺管會、駐寺特派員行政編制120名,后勤編制20名,實際配備干部83名(從現有人員中調配);區中直單位和企業實有人員74人。以上合計,昂仁縣核定編制共為926名,實有人員790人。在從2011年啟動的開展強基惠民駐村活動期間,按照自治區統一的每個行政村要保證有4個人以上駐村的要求,除自治區派駐23個工作隊,92人,地區派駐46個工作隊174人,縣級派駐116個工作隊,常駐村的人數應該464人。

表1[4]

類型

人數

占實有人員百分比

備注

駐村人員

464

58.7%

1、核定編制926;

2、實有人員790;

3、行政超編率1.9%;

4、有編缺員率14.7%。

駐寺人員

83

10.5%

警務站人員

10

1.3%

以上三項合計

557

70.5%

留機關人員

233

29.5%

有編缺員人數

136

17.2%

實有事業人員

209

26.5%

行政編制

405

51.3%

實有行政人員

413

52.3%

行政超編人數

8

1.0%

從表中看出,該縣行政人員雖超編8人,超編率為1.9%。但是,總體有編缺員的高達136人,缺編率為14.7%。而占實有人員26.5%的209個事業人員中80%以上為中小學教師,因教學任務繁重原則不能安排這群人駐村。要靠占實有干部總數29.5%的233名留守機關人員來承擔日常所有縣直機關的工作任務。這對于一個半農半牧、居住分散、平均海拔4513米,總面積3.962萬平方公里(占日喀則地區總面積的21.8%)的地域大縣來講,面對管理范圍大、管理半徑長、行政運行成本高、縣級財力薄弱等現實,缺員嚴重問題是顯而易見的。類似的情況在日喀則地區其他8個縣也不同程度存在。

(二)基層公務員超編與有編無員現象并存

據不完全調查,受地理環境、氣候條件、子女教育條件、生活環境和縣級財政等因素影響,包括基層公務員、事業人員在內的縣直及鄉(鎮)公職人員一直存在通過借調、跑調動、應考等方式向拉薩為中心的腹心地區或地區行署所在地流動的跡象。結果造成目前西藏自治區腹心地區所在縣人員超編與偏遠地區縣有編無員現象并存的情況。如拉薩市的城關區、堆龍德慶縣、達孜縣,山南地區的乃東縣、貢嘎縣,日喀則地區的日喀則市、白朗縣以及其他地區行署所在地和附近縣普遍存在比較嚴重的人員超編現象。如海拔較低、交通便利,山南地區貢嘎縣超遍數達近200多人(2011年以前)。但是,在日喀則地區西部各縣、阿里地區東部三縣、那曲地區西部四縣等海拔高、交通路線長、氣候惡劣的縣都不同程度存在留不住人,有編缺員的情況。這種現象在偏遠牧區鄉(鎮)尤為突出。例如,在那曲地區安多縣靠近青海省的某鄉,鄉政府所在地除了鄉小學、鄉衛生院和鄉政府,沒有一戶牧民居住。這里長期缺電、缺水,生活用水需要從15公里之外運來,天冷時要通過融化冰塊來解決生活用水需要。由于水質沒有達標,長期飲用造成了多數干部職工的身體健康隱患,個別已烙下因飲用水質造成的疾病。該鄉編制總數17人,實有人數7人,存在嚴重的缺員現象。綜合以上情況,基礎設施缺乏、工作生活環境惡劣、待遇偏低等都是偏遠基層留不住人的主要原因。從表1備注中的3、4項也說明了超編與缺編在同一縣的不同系統之間并存現象。

(三)原有體制制約和縣級主要領導短期行為并存

不少縣通過設立政務超市、一站式服務或辦事大廳等形式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原有辦事流程,相對方便了群眾,降低了行政成本。但是,由于受條塊分隔、權力集中、部門林立的原有體制機制的影響,在部門之間溝通協調不順暢、工作推諉扯皮、權力與責任不對等等現象依然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轉變。縣級政府在現有權力框架體系中,自主權力空間狹小,權責不對等,權力上收責任下放的情況不同程度存在,造成了縣級政府在改革創新方是面動力不足、思路不寬、辦法不多和步伐緩慢等現象。同時,縣級政府行政權力的運行受傳統體制框架路徑依賴明顯,政府職能分工、流程設置與現代化辦公要求不相適應。例如,電子政務的普及、接受程度和利用率都很低,縣級政府門戶網站內容更新緩慢、信息渠道單一,多數網站僅限于政府選擇性發布的消息,與實現公眾業務網上申請、網上審批、遠程兌付等電子化政務要求相距尚遠。另一方面,目前占西藏57%的縣級一把手為任期三年的援藏干部,剩下43%的縣級一把手工作調整調動頻率也比較高,可以說西藏縣級主要領導在同一縣同一崗位干滿一屆的不足50%。所以,縣級政府改革創新方面缺乏長遠規劃和連續性。當然,西藏基層群眾文化水平普遍低、語言障礙大也是推進西藏縣級政府網上辦公等改革創新工作深入推進的重要瓶頸之一。

(四)處理改革、發展與穩定關系的任務艱巨

 發展是解決西藏一切問題的關鍵,穩定是發展的基礎,也是人民群眾從事任何事業和分享改革發展成果的前提。在西藏,穩定具有無比重要和十分特殊的意義。而政府行政權力運行層面的改革創新是提高政府執行力,降低行政成本,推動發展的不竭動力,也提高政府公共服務能力,更好地改善民生的有效途徑。受國際敵對勢力和達賴集團的長期破壞,西藏的改革、發展進程經常被干擾、阻礙,維護穩定不得不作為西藏各級黨政軍企事業單位日常性的重心工作。特別是自2008年“拉薩3.14”事件以來,西藏在發展與穩定之間難以實現有機統一和相對平衡。政府行政改革同樣受到外部政治因素的影響,縣級政府改革創新只有在當下大的政治背景環境中艱難推進。在這種環境下,作為基層政權的執行主體,縣級政府在改革創新方面普遍顯得顧此失彼或長期處于捉襟見肘的尷尬境地。

二、推進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的建議

(一)適當增加縣級政府行政編制,以適應公共服務型政府工作的新需要

西藏現有縣級行政編制的確定是在經濟發展水平較低、政府為民眾提供的公共服務覆蓋面窄、質量不高、數量有限的情況下,綜合當時的人口、國土面積和管理工作量等多種因素確定的。當時政府工作重心集中在經濟建設和社會管控領域,管理手段偏重管制、管控和被動的應付。同全國一樣,西藏縣級在政府理念層面雖然一直強調“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但是,無論是政府職能的確定還是公共服務的財政基礎等各個方面離建設人民滿意的公共服務型政府的要求差距明顯。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特別是隨著黨和國家先進治國理念的逐步形成和完善,在政府職能方面的有了經濟調節、市場監管、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的明確定位。近五年來,政府公共財政支出多向改善民生方面傾斜,不僅僅是社會各界的呼聲,而且真正進入了實施階段。從西藏的情況來看,中央轉移支付和本級財政支出,在近五、六年來的時間里,明顯向基層、向農牧區、向社會保障等直接涉及民生的公共服務領域傾斜。以2011年為例,西藏自治區出臺的農牧民財政補貼政策中,直接補貼35項,間接補貼36項。醫療、養老、失業等涵蓋社會保障多數內容的全面社會保障制度在政府承擔主要出資任務的前提下,逐漸在西藏的城鄉和不同社會人群中間有序推開,由政府財政補貼的牧民安居工程基本實現全覆蓋。目前,縣級政府所承擔的公共服務工作量急劇增加,在西藏群眾居住分散、人口密度低的廣大農牧區,政府不僅是公共服務的主要出資者,同時也公共服務和公共產品的直接提供者。因此,只有適當增加作為直接執行公共服務承接、兌現和落實任務縣級行政編制以及鄉(鎮)編制,才能提高基層政府工作績效,將中央及自治區的各項民生政策落地有聲,真正體現以人為本、服務群眾的執政理念。同時,相應減少區直地(市)直部門編制,減低行政成本。這一增一減的編制改革也不違背十八大報告提出的“嚴格控制機構編制、減少領導職數、降低行政成本的”的要求。

(二)改善基層公職人員工資福利待遇,加大培養選拔工作力度,以事業留人、待遇留人

雖然西藏現行工資制度對高海拔的三類、四類地區有一定的補貼性優惠規定。但是,偏遠、高海拔地區的干部及其家屬所享受的公共設施、醫療、子女教育等公共服務與拉薩及地區行署所在地相差很大。同時,由于縣、鄉公職人員的夫妻分居比例很高,生活成本高等因素影響。高海拔補貼部分難以抵消多出消費支出。這些偏遠縣的本級財政收入非常有限,縣級年財政收入過千萬的非常罕見,一般都在四五百萬以內。有的縣甚至自治區財政統一規定的出差補助費都難以按時足額兌現。對于這些縣,自治區財政應加大財政統籌補貼力度,直接負擔偏遠縣入不敷出的部分。在干部任用方面應多向艱苦縣傾斜,并加大高海拔與低海拔縣之間干部輪崗力度。

(三)優化政府職能結構,積極探索自治區直管縣改革,促進向縣、鄉政府放權,實現基層政府權責對等

經過與西藏縣、鄉基層干部的深入交流意識到,很多干部普遍認為自己在工作中自主性差、權力小責任大。有干部認為自己相當一部分精力消耗在應付來自不同上級部門的各種檢查上,沒有更多的時間來琢磨如何改進工作,談不上什么改革創新。如某縣一名中層領導反映,僅2012年1月到11月初,該縣迎來了檢查農牧民安居工程的不同工作組來12個。類似的情況在其他領域也存在。縣里相關部門相應的接待費用在有些財政相對困難的縣成為很大的負擔。有的認為有些地直部門只管分派任務給縣、鄉里,有了成績上級部門首先沾光,出了問題責任往下推。所以,西藏地(市)直部門只有通過下放部分事權,逐步讓縣級和鄉(鎮)擁有與其所承擔的責任相對應的權力,才能最大限度調動為基層提供更好服務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為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打下良好組織基礎。

(四)在社會建設中推進社會管理,探索政府有效工作常態化新機制,以確保改革、發展和穩定三不誤

社會管理的基本任務是規范社會行為、協調社會關系、解決社會問題、化解社會矛盾、應對社會風險、促進社會公正、保持社會穩定。社會建設的主要任務是發展民生事業、優化社會結構、建設公民社會、建設城鄉社區、建設社會規范。社會管理與社會建設既相互區別又緊密聯系,社會建設是社會管理的前提和基礎,社會管理是社會建設的必然要求和重要保障。從根本上來說,社會建設對于社會發展和社會和諧,更加具有基礎性、戰略性和長遠性的意義。[5]因此,必須把社會管理納入到社會建設中去謀劃和推進,不能簡單地就社會管理抓社會管理,否則很容易走向社會管控的老路。

就西藏而言,在西方敵對勢力和達賴集團的分裂、滲透、破壞活動頻繁,形勢復雜多變、維護穩定任務艱巨的特殊時段,采取非常措施,把黨政企事業單位的主要精力和力量集中投入維護穩定工作,固然有邏輯上的合理性和現實的必要性。但是,政府作為公共服務的主要提供者,在確保社會秩序基本穩定的前提下,繼續著力推進改革、發展,在社會建設中推進社會管理,在社會建設中突出抓好改善民生,重點解決人民群眾扥就業、收入分配、住房、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環境保護等問題,為社會長治久安打下堅實的物質基礎,從源頭上防范社會問題和社會矛盾,是實現源頭治理的根本之策。

因此,西藏縣級政府改革創新,必須從優化政府層級和職能結構入手,研究探索政府有效工作常態化新機制,促進挖掘公共部門、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在社會治理中的潛力,發揮各自優勢,是繼續保持西藏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確保到2020年,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的歷史階段的重要保障。

 



[1]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得報告(2012年11月8日),人民出版社。

[2]同上。

[3]《中共拉孜縣委員會、縣人民政府關于加強鄉鎮基層政權建設的意見》,拉委發[2011]73號。

[4]《西藏自治區強基惠民活動巡回檢查報告》,區強基惠民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第三巡回檢查組。

[5]龔維斌,《正確判斷社會形勢 科學推進社會管理》,《重慶日報》,2012年12月04日。

(網絡編輯:旦增朗達)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北京赛車app下载 微信棋牌游戏开发 时时彩江苏快3 吉林11选五app下载 下载吉林时时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 老时时的计算公式 江苏11选五走势100期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全民彩票有没有技巧 急速赛车开奖app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秒速时时是哪开的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11选5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