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前队长
您所在位置: 理論研究 >> 政治法律

試論完善西藏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重點及途徑

發布日期: 2015-05-25    作者:劉恒   來源: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點擊率: 11

[摘要]在黨的十八大報告中,對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作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完善基層民主制度”是“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方面,是政治建設的重要內容。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作為代議制民主的補充,在國家治理上具有重要意義。“擴大有序參與,推進信息公開、加強議事協商、強化權力監督”是完善基層民主制度的重點,并有著緊密的邏輯關系。在完善西藏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過程中,抓住重點,結合區情,通過培養廣大人民群眾有序參與的良好意識,建立健全利益訴求暢通機制,建立健全公眾有序參與的法制建設等手段使公眾有序參與到政治生活與國家治理中,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西藏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

[關鍵詞]基層民主制度;重點;途徑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當代中國的根本制度保障,其本質是人民民主。人民民主是社會主義的生命,國家一切權力屬于人民。基層民主是我國廣大群眾在城鄉基層政權機關、企事業單位和基層組織中依法直接行使的民主權利,進行直接利益述求和利益博弈,實現利益的民主制度,具有廣泛和直接參與的特點。基層民主制度建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的重要途徑之一。中國共產黨著眼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黨的十八大中作為了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完善基層民主制度”是“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方面,是政治建設的重要內容。

一、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重要意義

(一)基層民主制度是代議制民主的補充

代議制民主是一種公民通過法定程序選舉代表掌握國家權力的民主形式。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人民代表大會是代議制民主機構。人民群眾享受《憲法》賦予的選舉權,通過民主選舉產生人大代表,由人大代表組建人民代表大會。根據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要求,由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政府,由政府管理社會是完整的政權系統。人民群眾通過選舉產生人大代表來表達個人、群體的意志和利益,實現當家作主的權利。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權力機關,具有立法權和監督權,政府對人民代表大會負責,接受人民代表大會監督[1]。

代議制民主所涉及的大多是在具有宏觀的、具有重要意義的、戰略性的層面發揮作用,而在涉及廣大人民群眾自身利益的微觀公共事務領域往往很難產生影響。這就需要基層民主作為補充,廣大人民群眾在微觀的公共事務領域表達意志,實現利益,才能穩固國家政權和實現政治穩定。

(二)基層民主制度有利于實現國家治理

治理通常是指政府運用國家權力來管理國家和人民,而在過程中要運用良性互動、對話等協商的途徑實現。基層民主在利益訴求、表達、博弈、實現上具有直接性。在基層民主下,廣大人民群眾能夠更充分、更迅速表達利益,聲張意志。由于涉及微觀公共事務領域,更容易形成共鳴,從而被采納并付諸實施。利益個體、群體地位平等,通過一定的規則和程序進行真實的博弈、協商,從利益沖突到妥協進而達成共識。這是一種有效、有序的民主參與過程,在一定范圍內化解矛盾,消除非制度參與和暴力對抗,保證了社會運行的秩序,可以實現有效治理。

二、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各重點之間的關系

“擴大有序參與,推進信息公開、加強議事協商、強化權力監督”是“完善基層民主制度”的重點,是人民享有更多更切實民主權利的保障。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廣大群眾的公民意識不斷增強,對政治參與的呼聲越來越高,對利益訴求與利益實現的要求越來越強,使公眾有序參與到政治生活與國家治理中,維護社會穩定與社會正常秩序,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已是不可回避的現實。公眾有序參與是實現公民權利、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基本途徑。我區在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和群眾自治制度下,通過政治、管理和法律的途徑讓廣大人民群眾有序參與到西藏經濟社會建設中,是人民當家作主的體現。同時更多的關注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對夯實黨的執政基礎,更直接的傾聽群眾利益訴求表達、保障群眾利益,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穩定有著重要意義。

信息公開是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重要基礎。公民的知情權是由《憲法》賦予的,信息公開則是對公民享有的知情權的回應。人民群眾的主人翁意識、公民意識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不斷的增強,對政治事務參與的積極性越來越高,特別是在涉及切身利益時表現更為突出。但由于客觀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其有序參與的積極性并不高,甚至出現非制度參與的利益訴求形式。在國家治理中,有效推進信息公開的意義在于實現整個權力體系的有效運轉與基層自治的有序進行之間的銜接。

協商民主是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重要方式。協商民主,作為民主的一種形式,是指政治共同體中的公民通過自由、平等地參與政治過程,對協商的主題提出自身觀點并充分考慮其他人的偏好,批判性地審視各種政策建議,從而賦予立法和決策合法性[2]。在國家治理中,議事協商是社會各階層、各權力主體、各利益全體之間互動、協調、平衡的重要方式。在基層民主發展過程中,由于人性弱點,個人主義、自由民主出現是必然。議事協商包容公眾、利益群體間的不同觀點和意見、差異和分歧,鼓勵公眾有序參與,在理性基礎上進行平等對話、博弈、協商,從而消除個人主義、自由民主的弊端,平衡各方利益,保持社會正常秩序,避免非制度參與或是暴力沖突的出現。

權力監督是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重要保障。《憲法》賦予了公民監督權。基層政府作為微觀公共事務、公共政策的執行者,與廣大群眾的關系最直接、最密切。在精英治國理念和現行官僚制下,公權領域的職業精英們擁有出類拔萃的專業技能。但人性的弱點存在,會使職業精英們理性考慮個人利益、所在群體利益,勢必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忽視和對抗。廣大人民群眾把權力讓渡給政府,由政府代表人民執行權力,必須要接受廣大人民群眾的監督。廣大群眾最關心的是與自身利益、群體利益息息相關的微觀公共事務,對權力進行監督,才能有效的保證政府為人民服務的價值取向和行為方式,保障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權利。

“擴大有序參與,推進信息公開、加強議事協商、強化權力監督”有著緊密的邏輯關系。擴大有序參與是基本途徑,這個途徑要在信息對等的基礎上才有可能實現平等協商。議事協商是一種手段、方式,能夠使參與有序。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必須接受人民的監督,進而保障人民有序參與的權力和利益的實現。在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過程中,以擴大公眾有序參與為基本途徑,以推進信息公開為基礎,以議事協商為手段、方式,以權力監督為保障,才能全方位完善基層民主制度。

三、如何實現西藏基層民主制度建設中的公眾有序參與

西藏和平解放以來,民主改革使西藏人民享有了平等的政治權利。1961年,西藏各地開始實行普選,并通過民主選舉產生了各級人民政權機關。這是廣大農牧奴第一次真正獲得的民主權利。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以來,西藏廣大人民群眾充分享有了自治權力,并通過法律賦予的自治權力,踴躍參與到國家和地方事務的管理中。1993年,西藏自治區為更好的實現基礎自治,頒布了《西藏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試行)辦法》,以此作為第一次村民委員會換屆選舉的依據。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村民自治制度的結合,更加有力地推動了西藏基層民主政治的發展。目前,在西藏基層,每個行政村都充分做好了相應的制度建設,例如《村民委員會工作制度》、《村黨支部工作制度》,暢通了信息公開渠道,加大了對人民群眾享有的民主權利的保障力度,基層民主建設得到長足的發展。就以已完成的第七屆村(居)委會換屆工作為例,全區共選出村(居)委會成員26335人,在選舉中,共進行選民登記168萬人,直接參加選舉的選民有近150萬人,參選率達到88.7%。隨著社會的發展,廣大人民群眾的民主意識、參與意識不斷增強,如何引導和保障有序參與,是保障西藏黨和政府面前的重要課題。

 (一)培養西藏廣大人民群眾有序參與的良好意識

公眾有序參與是國家治理的互動模式。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廣大人民群眾參與國家、社會事務的意識和積極性不斷提高。

西藏黨和政府要積極提倡科學的、民主的精神,強化現代民主行政觀念和有序參與觀念,引導西藏公眾樹立平等意識、自主意識、責任意識和法制意識實現有序參與,為決策的科學化與民主化提供暢通的渠道。決策的民主化與科學化是相互聯系、不可分割的。決策的科學化要以民主化為前提,決策的科學化又是民主化的結果。國家、社會的發展需要人民群眾發揮積極性和創造性,只有利用民主的方式才能使人民群眾的智慧發揮出來,保證科學發展。

廣大人民群眾應該培養有序參與意識,在法律范圍內行駛民主權力。個別人、個別群體,為了自身利益以無序而狂暴的形式參與國家、社會事務,不僅不能使國家、社會良性運行,反而會促使新的社會矛盾出現或使社會矛盾進一步加深,阻礙國家、社會的發展。因此,培養西藏人民群眾良好的參與意識,有序參與到國家、社會事務中,是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基礎性工作。

(二)進一步完善利益訴求機制

有序而暢通的利益訴求渠道,是協調各利益群體之間利益關系,有效化解利益矛盾的重要途徑,同時又能夠溝通黨和政府與廣大人民群眾之間的血肉聯系。暢通有序的利益訴求是利益協調的依據,是黨和政府了解不同社會成員利益需求的途徑,因此建立健全利益訴求暢通機制是黨和政府利益協調的重要環節。黨和政府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一個暢通的利益訴求渠道,使其有序參與到社會建設中,是利益協調,避免非制度參與的有效途徑。

公眾有序參與可以打破政府組織及其官員對政策制定權的壟斷,使廣大人民群眾參與到政策制定并監督執行,限制政府權力的無限擴張,減少尋租造成的公共福利減少的現象。人民群眾在法律范圍內有序參與到政策的制定與執行過程中,有利于各個利益群體之間的相互制衡,同時也能保障各個利益群體的自身利益得到保障。在決策過程中,黨和政府對公眾意志和利益訴求做出回應,平衡利益,推動社會發展、化解社會矛盾。因此,西藏黨和政府在制定政策時,必須增強代表性和回應性,這就要求暢通參與渠道。在科學民主的決策中,良好的溝通是成功決策的關鍵。因此,建立一個上下溝通、左右溝通、內外溝通相結合的多層次、多方位、多角度的溝通體制,保證決策是在集思廣益的基礎上形成。西藏黨委和政府不僅要暢通如群眾來訪、領導接待、各種不定期的座談會等方式的溝通渠道,同時,還要創新溝通的新形式,如在政策過程中加入公眾代表參與、基層意見搜集等更多的渠道來吸納民意[3]。在網絡飛速發展的今天,大力發展電子政務,黨和政府及時向社會發布決策信息,建立意見反饋平臺,為廣大人民群眾與黨和政府的交流提供暢通的渠道。但在西藏的信息網絡建設還相對滯后,據2011年1月《第2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西藏互聯網發展水平較為滯后,網絡普及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互聯網普及率只有27.9%僅屬于第三梯隊。據2012年1月《第29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西藏互聯網普及率為29.9%,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因此,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是渠道建設的重要基礎。

(三)建立健全公眾有序參與的法制建設

公眾有序參與,沒有完善的法律法規,公民的參與權就無法得到保障;沒有完善的法律法規,有序參與就很難實現。

首先,加強法制教育,要使西藏公眾從思想上徹底轉變,樹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增強公眾有序參與的法治意識。其次,完善西藏公眾有序參與的法律法規建設,使公眾依法有序參與。建立健全完備的、有普適性的公眾有序參與過程中得以遵從的法律規范體系,保障公眾有序參與權力與程序。通過其在法定程序內的有序參與,對微觀的公共事務及公共政策產生影響,保障其利益得以實現。當其參與權受到侵害時,可以通過法律途徑尋求救濟,進而保障其權力的行使。建立健全公眾有序參與法制建設,是依法治國的重要組成。廣大人民群眾了解法律法規、懂得如何在法律范圍內行駛權力,當權力受到侵害時如何尋求救濟,公眾有序參與才能得以實現,非制度參與才會得以控制和消除。

公眾在法律范圍內有序參與國家、社會事務,是完善基層民主制度建設的一個基本途徑,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協調社會各個利益群體之間關系、解決社會問題、化解社會矛盾的重要方式,是實現西藏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保障。

 

[參考文獻]

[1]肖立輝.當代中國政府與政治研究[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8.

[2]孟大志.協商民主:中國基層民主政治發展的一種新思考[J].學理論,2009(05).

[3]徐書平.西藏公共政策制定過程中的公眾參與問題研究[D].拉薩:西藏大學,2008

[4]如何理解公共決策中的科學化與民主化之間的關系[Z/OL].

http://xxqxjhz.30edu.com/news/854207fe-7fb9-4044-abec-6c5d1f97a304/177aea2d-c145-4c0e-a86e-8ab153bdc74c.htm.



[1]肖立輝.當代中國政府與政治研究[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8.

[2]孟大志.協商民主:中國基層民主政治發展的一種新思考[J].學理論,2009(05).

[3]徐書平.西藏公共政策制定過程中的公眾參與問題研究[D].拉薩:西藏大學,2008.

(網絡編輯:旦增朗達)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保留一切文字圖形權利 藏ICP備09000421
主辦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西藏自治區行政學院
制作單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黨校
乌迪内斯前队长 时时彩推荐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 sg飞艇是哪里开的 新时时号码下载 江苏时时直播 河内时时彩后三走势 王者捕鱼怎样才能赢钱 新加坡天天彩资料綱 36选7中四个有奖吗 上海时时怎么玩 云南时时开结果 上海时时乐下载手机客户端 大圣捕鱼之大圣闹海 三分赛车平台在哪里 福建时时11选5走势图